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侵权曝光 > 正文

“双11”就要来了!小心有商家花钱刷“买家秀”,一条“好评”赚30元

作者:毛一竹    来源:新华网    更新时间:2018-11-08 14:52:50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双11”将至一些卖家刷单造假问题再次引发关注。“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此前刷单多以走量为主文字好评居多。如今刷单造假手段更多样图片视频等“买家秀”屡见不鲜令消费者真假难辨。而刷单卖家不仅有小商铺一些名牌旗舰店也参与其中。

 

一些地下中介专门开设QQ群微信群招募学生家庭主妇等刷单定制“买家秀”为商家带流量攒好评照片加50到100字的一条好评可赚取30元。

 

花钱刷“买家秀”有的旗舰店也刷单

 

不久前小林在淘宝上选衣服时被一张“买家秀”照片打动:一个白皙女孩穿着一袭黑色长裙飘逸动人。翻看其他评价也大多赞美裙子“仙气飘飘”。

 

“‘卖家秀’不可信我一般都看‘买家秀’。”小林果断出手拍下了这条长裙。收货后却是后悔莫及:裙子效果与“买家秀”截然不同又肥又大没有腰身当成风衣穿都嫌肥。她重新查看“买家秀”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虽然买家照片都各不相同但文字评价大多句子冗长风格相似内容基本差不多。

 

记者调查发现随着排名好评成为消费者网购的重要依据一些商家雇人刷好评的现象越来越多。

 

“有图不一定有真相。”热衷网购的小敏说“以前我很信赖发照片的好评以为眼见为实后来逛得多了发现不少好评都是同类型产品的照片复制粘贴经常撞图。”她告诉记者前几天曾网购新疆特产奶疙瘩评论里的图片看着十分诱人货到后一吃却并没有醇厚的奶香味。店家表示只要给好评就会返现3元。这让小敏有上当受骗的感觉也明白了那些好评是怎么来的。

 

记者调查还发现刷单的除了一些小店铺外也不乏旗舰店。一些“刷手”告诉记者参与刷单的店铺有的是新开的排名较低急于赚流量以人气吸引消费者;有的是销量不低的旗舰店网红店“看别人刷自己也要刷”。

 

消费者小露在某天猫旗舰店看中一套标称60支长绒棉贡缎的床上用品月销量2000多14000多条评价全是好评包括1300多张图片和100多条视频没有一个中评和差评。收到货后小露失望不已除了颜色和图片差异大之外根本不是所谓贡缎只是普通纯棉。再仔细看评价“发现表述几乎都是一个模板出来的不少买家的图片也是重复的。

 

入会“刷手”进行专门培训一单赚3至30元不等

 

“一单3至30元不等做完立返有佣金有礼品刷单双收入自己淘宝购物省钱!”看到这条信息后广东某高校大学生茵茵心动了决定利用课余时间兼职刷单赚点零花钱。她交了299元会费加入一个微信群向群主提交了自己的模特卡和身高体重。

 

群里每天都有群主发放刷单任务“刷手”按要求拍下商品拍摄“买家秀”交给群主挑选然后配上50到100字的好评发表在网店评价区。有的群还要求“刷手”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推广。

 

茵茵告诉记者完成流程后商品需寄返商家商家退还垫付的货款支付30元左右的酬劳有的商家没有额外酬劳会赠送小商品。

 

像茵茵这样由中介组织刷单商家支付酬劳的被称为“代刷”。记者上网检索发现大量“代刷”平台有的平台需要缴纳会费分为98元198元388元三等等级越高酬劳越高做满刷单任务可退还会费。

 

记者在某刷单群看到任务从早八点到凌晨两点不间断发放不仅有语音图片对刷单流程进行详细说明还有专门的“老师”培训“包教包会”。一些群还要求把这一赚钱渠道分享至朋友圈每成功邀请一位好友参与刷单另有酬劳奖励。

 

为了规避电商平台的监管“刷手”被要求“做戏做全套”模拟完整交易过程。曾做过床品刷单兼职的大学生陈辰说:“一个支付宝账号下单过多浏览时间过短会引起怀疑有的商家会发一份提问单让我们在拍下商品前向客服咨询例如尺寸颜色等下单支付前要浏览5分钟。”

 

此外还有一种方式为商家“互刷”。在一些群里商家之间会协商“互刷”然后补齐相互差价。还有人在群里兜售当天的物流单号3角钱一个这样商家不用寄出商品也可假装发货。

 

组织者参与者商家均违法需加大力度打击和规范

 

记者采访发现刷单平台瞄准的多是大学生家庭主妇以及一些无正当职业的人员。许多人认为操作不复杂动动手指就来钱把刷单当成一份“赚快钱”的正常兼职。

 

但实际上无论是刷单平台的组织者参与者还是商家都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根据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于“刷单炒信”和帮助“刷单炒信”将会面临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甚至吊销营业执照。

 

北京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说从刑法上看组织者还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若故意设套虚假刷单则可能构成诈骗罪;此外还将承担行政处罚民事责任。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于欺诈行为消费者可通过法律渠道进行维权主张3倍赔偿。

 

网购刷单的火爆引发相关人士对“流量经济”的反思。邱宝昌认为借助“刷单炒信”做大交易量扰乱了互联网秩序属于欺诈不诚信的行为会导致恶性竞争“劣币驱逐良币”需要加大力度打击。“互联网新兴行业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流量仅是其中一个因素却被投机取巧者过分放大实际上品牌服务等仍然重要。”广东财经大学教授王先庆说政府相关部门应加强对新兴行业的培育引导严厉打击刷单产业链为企业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据了解已有不少电商平台建立反刷单系统打击刷单行为。京东对参与刷单的账号建立风险评估和异常账户识别模型对参与刷单的账户进行限制和惩罚;针对系统识别和人工举报的刷单行为进行核实和惩罚。有的店主因刷单被降低征信水平甚至惩罚至关店。天猫也发布新规取消原有评分机制增加对商家的全面考核。(来源:新华网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点无关!)